柯南文学网 > 萌妻有药:总裁别犯傻 >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机场吻别
江父江母在另一边,略有些无奈的看着江绍远执拗的背影,知道小孩心思纯粹,喜欢她只是想将她时时刻刻待在身边,可江绍远这种心思却格外的执拗且极端。

江父淡淡的扫了一眼江母,“他这么小就有这种心思,估计,以后我们要适当的和慕家保持来往了,不然,儿子铁定又得跟我们闹。”

“囡囡这样的小女孩谁不喜欢?不过我们绍远也不差,从小就认识,长大后总是占点优势的。”江母挑了挑眉梢,一脸慈母笑道。

而让囡囡惊奇的是,只短暂下午的时间,江绍远房间里便没有之前那么暗沉阴冷。

连床单被子都换成了阳光系的淡蓝色,江绍远主动打开暖光灯,窗帘换成白色的,一时间房间里显得温暖不已。

囡囡在一旁眼睛大亮,轻叹唏嘘道:“小黑,你房间什么时候换的?这样才显得好看嘛,阳光些,下午的就像待在鬼屋里,好吓人呢。”

“你,喜欢吗?”江绍远站在门口,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囡囡,语气有些紧张忐忑。

“囡囡当然喜欢啦,小黑,我睡那个小床。”囡囡抬手指了指刚刚安置的小床,出声道。

江绍远凛了凛眉梢,径直推着囡囡走到他平日睡的大床的位置,眉目一皱,“你在这里,我…去睡那里。”

比起江绍远,囡囡之前跟着顾小陌在英国生活过五年,吃过苦,也过过苦日子,虽然顾小陌该给她的从不少,但对于江绍远这种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人,尊卑有序的,怎么会甘愿让给她?

江绍远眯了眯眼睛,自然是读懂了囡囡眼中的韵味,张了张唇:“我愿意。”

“那…好吧。”

熄了灯,两个小孩各躺在一个床上,囡囡身子不太好,有早睡的习惯,躺在床上没一会儿,细小的酣眠声便在安静的空气中响了起来。

江绍远早就适应这种视不了物黑漆漆的环境,甚至在这种阴暗的环境训练下,他倒是比常人更能看得清,能行走正常的在这黑漆漆的房间四处行动。

他睁着空洞的眼睛,眼角的泪水,缓缓的,从眼角滑过,只有一滴,却一路顺到下巴。

半响,他从床上走下来,轻步走向囡囡睡觉的位置,半跪在床边,轻轻拉起囡囡的手,放在手心里牵着,无声的沙哑的说不出一句话,却很快便泪流满面。

低声的呜咽,极力克制的情绪,明明江绍远已极好的控制住自己,可囡囡却意外的醒了过来,微微一动身子,便感觉到有人牵着自己的手,她缓缓睁开眼睛,一偏过头,便看见江绍远抽搐哭泣的声音。

刹那间,囡囡便哑着嗓音有些紧张道:“小黑,你怎么…哭了?听说男孩子都不会哭的呢。”

“囡囡,对不起。”

江绍远微微低垂着头,一字一句沙哑的开口,泪水却控制不住的直直往下掉。

“小黑,你跟我说对不起怎么呀,你又没有做错事,哦?你是说之前发生的事情嘛,那时候囡囡幸亏松开了你的手,否则你就要跟我一起坠下去了。”

“不,囡囡,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松开你的手!”

江绍远忽地抓紧了囡囡的手,紧紧的牵着,径直打断囡囡的话。

无数个无声的日日夜夜里,内心都是饱受谴责与折磨的,深深的影响着一个六岁的小男孩,纵是念念不忘的小女孩回来了,可还是弥足珍惜着,处于梦境和现实的复杂抉择中。

次日,天明,阳光大照,天气良好,最后的寒气过去后,渐渐回暖,感受到似有似无的热意。

顾小陌是在书房的沙发上醒来的,她卷着被子,惺忪不已的睁开眼睛,眼皮困顿的耷拉着,一醒来,昨晚脸红羞羞的画面便不觉钻进脑海里。

慕北屹昨晚一直欺负着她,没完没了的一次又一次,从书桌到书房的沙发上,一直不停歇,最后,顾小陌早已没有理智与心思,连连求饶着,才感觉到慕北屹轻轻放开她。

顾小陌半睁着眼睛,书房里的钟表声还在滴滴答答的转着,她蓦然偏头望过去,已经八点了?

十点起飞,要提前一小时赶过去,呼,顾小陌此刻哪里还敢有半点睡意,猛地坐起身,没羞没躁的捡起地上的衣服随便穿了下,便向外跑去。

顾小陌一路冲到慕北屹的卧室换着衣服,刚刚从衣橱里抽出干净的衣服,经过浴室,原本那紧闭的浴室门忽地打开。

里面的人伸手将顾小陌拉了进去,早晨起来,慕北屹倒是没有昨天预料到的加重感冒,声音依旧低沉有磁性,“一起洗。”

半响,顾小陌才脸红的穿好衣服,看了看表,“慕北屹,时间不多了,你早上怎么不叫我。”

“放心,会确保你准时登机,既然这样,多睡会不好?毕竟…昨晚让你累着了。”

“你还说——”她在厚的脸皮在听到这种话时,还是忍不住的红了脸颊,红了耳畔。

不过,慕北屹倒是提前替她将行李箱搬到了车上,两人简单的用了早餐后,便出门上了车。

易佰稳稳的开着车向机场的方向开过去,顾小陌和慕北屹坐在后座,中途,顾小陌有过状似无意的偏头扫一眼慕北屹。

马上就要分开了,他…没有什么话要说吗?脸色依旧俊隽淡漠,没有一点像昨晚那种情绪,可顾小陌还记得,在慕北屹缠着她不放的时候,时不时的会在她耳边低喃,“不然,不去了,留下来。”

“不去了,好不好?”

顾小陌见慕北屹神情淡漠,心里缓缓升起的情绪便被她强烈的压制下去,顿了顿,轻声开口:“临走前没有见到囡囡,你记得帮我…好好照顾她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慕北屹声音淡淡的,听不出其中有什么情绪。

顾小陌小脸一晒,唔,这又是什么态度,她索性直接坐正身子,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,也再没有了话音。

慕北屹中途有轻轻抬手摸着她一缕头发,百无聊赖的放在手中把玩着,从慕家去机场的路程不远,只花了半个小时。

两人从上车说的那几句话后,便一直再没说过话,陷入焦灼的沉默气氛中。

顾小陌隐隐不悦,见他无聊的把玩着自己的头发,倒是负气的没再理他。

直到机场,顾小陌睇了一眼,随即没再说话的便准备下车,易佰已经下车走向后备箱替顾小陌拿着行李。

顾小陌正准备推开车门,下去的时候,忽地,手便被人按住。

悄然之间,旁边的人已移到了她身后,长臂微伸,便阻止了她的去路,将她困在车门和他之间。

“我快要迟到了。”

顾小陌极其不自然的开口,不敢露出自己的小脾气小情绪。

慕北屹依旧淡淡的应着,既然分开的场景是这么简单而自然的话,那顾小陌也没必要要期待怀揣着了。

她继续作势要推开车门,手却被慕北屹紧紧的按着,进退两难,不得章法,顾小陌终是忍不住,偏头,声音冷淡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“顾小陌,记得想我。”

慕北屹薄唇轻启,目光悉数落在她的身上,辗转反侧的说出这句话,还不等顾小陌反应过来,那凉薄的唇便轻轻一勾,又不缓不慢的落下一语:“我一直想你。”

唔,他说的这些话,顾小陌不可否认,成功的取悦了她。

向机场走去的时候,慕北屹一直表现出神情淡淡的,两人不过分开半个月,如她说的,不是半年,不是一年,知道她在哪,慕北屹就不必担心她会突然的消失离开。

虽然,他心里从未放心过。

这对他来说,是件巨大的考验。

慕北屹从易佰的手中接过机票,递给顾小陌,“去吧,易佰已经替你办好托运,现在去检票,来得及。”

“慕北屹。”

“恩?”

“等我拿个奖回来。”顾小陌冥想了半天,一开口,还是没说出心里的想法。

慕北屹和颜悦色,声音淡淡的,似有似无的宠溺,“好。”

“那…我走了?”

“恩,我看着。”

顾小陌转身拿着机票,向检票口走去,她没有回头,也知道依慕北屹的性格,定会看着她消失在机场里才会离开。

易佰办好托运回来,见慕北屹神情不定的站在原地,摸了摸额头,“慕总,您没事吗?”

说起来也够悲催的,慕总才刚刚追回顾小陌不久,两人连三日的甜蜜期还没度过,这又要分居两地,的确挺折磨慕总的。

慕北屹偏头,冷眸扫视易佰一眼,“旧银山那边调查好了吗?”

“是,赛制都是正常的,不过我们的手下已经提前过去待命了,会时刻护着顾小陌的安全,慕总,您不必担心。”

慕北屹侧着头,没有注意到,那个刚刚离开的女孩此刻又奋力的冲了回来。

“慕北屹。”

顾小陌的声音突然想起,霎时间拉回慕北屹的神智,有些错愕的偏头看过去。